今天是
武漢市 黃石市 襄陽市 宜昌市 十堰市 荊州市 鄂州市 荊門市 黃岡市 孝感市 咸寧市 隨州市 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仙桃市 潛江市 天門市 神農架林區
網站logo

對待土地的方式影響我們自身——讀《泥土:文明的侵蝕》

來源:湖北日報  日期:2021-02-18   編輯:黃夢田   字號:TT

分享到:

摘要:美國華盛頓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教授蒙哥馬利在《泥土:文明的侵蝕》(譯林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中為大地立言,從科學與人文雙重維度反思人類與自然互動中的功過是非,為構建人類與自然的生命共同體提供了思想啟示。

陳華文

“土地是我的母親,我的每一寸皮膚,都有著土粒;我的手掌一接近土地,心就變得平靜。我是土地的族系,我不能離開她。”端木蕻良在他的名篇《土地的誓言》中,用文學語言如此深情地傾訴他對土地的感情。我們都清楚:大地養育了自然萬物,萬物最后也回歸泥土。土地對人類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在如今關注智能制造、互聯網經濟、金融資本的年代,有多少人會認真瞅瞅腳下的泥土,又有多少人知道,人類某些看似合情合理的行為,其實是在傷害泥土。美國華盛頓大學地球與空間科學教授蒙哥馬利在《泥土:文明的侵蝕》(譯林出版社,2017年10月出版)中為大地立言,從科學與人文雙重維度反思人類與自然互動中的功過是非,為構建人類與自然的生命共同體提供了思想啟示。

蒙哥馬利的主業是研究地質學,而地質學對地球的關注,無論從時間還是空間層面,從來都是大尺度的,尤其是地質學家族中的巖石學、地層學、地貌學,其研究的時間比例尺跨度少則百萬年,長則上億年。只是,地球巖石圈淺淺一層的泥土,似乎從來都沒有被地質學家正兒八經關注過。蒙哥馬利年輕時就敏銳地意識到,從事地質學研究,如忽略了泥土,顯然是很不全面的。上世紀80年代以來,伴隨著全球土壤生態矛盾越來越尖銳,他也“順帶”開始探究土壤的世界。

《泥土:文明的侵蝕》由“古老的優質泥土”“地球的表皮”“生命之河”“帝國的墳墓”等四個篇章組成,全書將地球表層的土壤作為考察對象,借助豐富的考古與歷史資料,敘述了土壤與人類社會之間上萬年的關系變遷。蒙哥馬利憂慮地指出:看似不起眼的土壤,可能成為決定文明盛衰的關鍵。從作為文明源頭的古希臘和古羅馬,到工業時代的美國西部;從歐亞大陸腹地的俄羅斯草原,到南太平洋與世隔絕的狹小海島,過往的眾多文明,因為土壤侵蝕而衰落的真實案例,連接起了過去與當下的歷史。在古埃及的尼羅河流域,由于洪水不斷將新鮮淤泥沖擊到下游的兩岸,所以土地的糧食產量很高且肥力不減。但其他更多地區,由于缺乏上述條件,過度開墾帶來的結果十分嚴重,古希臘的執政者梭倫就曾頒布禁令,要求不得在陡坡上耕作。古羅馬的農學家關注耕犁效果,由此來提高糧食產量,卻造成了土壤被不斷推下坡面,使得沃土侵蝕情況加劇。古羅馬文明的衰落顯然跟此有關,由于驕傲的羅馬人不得不仰賴邊疆地區的糧食供給,古羅馬文明最終凋零。

16世紀以后,受益于大航海時代及之后的殖民擴張所帶來的驚人財富,歐洲農業開發提速,科學家對于發展農業與保護土壤之間的關系有了更為深刻的認識。盡管如此,美洲“新大陸”的開發,仍然沒能避免若干古代文明曾上演過的悲劇,快速推開的大面積深度墾殖,加速了土壤侵蝕,以至于在美洲殖民地開發僅200年左右,就出現了普遍的土壤衰竭。到了19世紀后期,因為美國政府徹底廢除了南方奴隸制,西部新建各州由此擺脫了奴隸制種植園的陰影,隨之開始上演西部冒險故事,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造成了以往很多年才能形成的土壤流失的嚴重后果。

我們對待土地的態度,決定了土地對待我們的方式及其時間維度。蒙哥馬利在本書“前言”中指出:“那些濫用土地資源的古代文明,最終為其行為付出高昂的代價,貧瘠風化的土地能摧毀文明,留下一片衰敗的遺跡和窮苦的后代。”他提出的一個疑問令筆者驚心:是否農業活動在造就了文明的興起、發展和蔓延的同時,也通過更長期的土壤退化及流失過程,播下了引發社會衰落的種子?他進而言之:歷史之興廢,或許與戰爭、經濟、環境、氣候等因素緊密相關,可是最終導致社會崩潰的,卻是土地的健康狀況。這一說法或許過于武斷,然而我們也不妨試想:作為賴以生存的土地,出現不可逆轉的生態危機,無法養活眾多的人口時,家園必將荒蕪,文明又從何談起?

“當今的人類行為,正在全球范圍內毫無節制地消耗土壤。”這是《泥土:文明的侵蝕》的一個重要立論。蒙哥馬利的疾呼絕非杞人憂天。地球在過去5億年里,植物的進化和生命的興盛,促使土壤的形成。反之,也孕育了更多的、更大的植物,這些植物作為食物,又進一步地促成更為復雜的動物群落的出現。生物與土壤,一直處于動態平衡之中。土壤受到侵蝕,原因是多方面和多要素的。一是自然的要素。例如山地斜坡上疏松的土壤,經過雨水的沖刷,會從山體上自然脫落。我國黃土高原上的大片黃土,在雨水作用下,大面積地涌入河流,河水為之污濁泛黃,“黃河”之名也由此而來。二是人為的影響。在現代化的生產中,大量化學藥品、工業廢水和固體物與土壤“親密接觸”,必然會傷害土地原本的免疫系統。尤其現代農業生產,在植入科技外力方式之后,氮、磷、鉀化肥和殺蟲劑在農業種植中廣泛使用,其目的是提升產量,養活更多的人口,滿足人類更多的物質需求。但與此同時,這些化學肥料和藥劑也破壞了土壤的營養系統。久而久之,土壤就會出現各種“慢性病”。

在蒙哥馬利看來,目前是該重新思考傳統農業中的智慧了,進而尋找人與土地和諧相處的方法。他認為,首先要充分意識到,土壤不只是用來種植植物的培養基質,也是包括人類自身在內的動植物所得以生存和繁榮的生態系統。一方面,在農業生產中應將土壤視為最根本的生態修復基礎,而非迫使土壤適應人類的技術;另一方面,必須正視“化肥和殺蟲劑的應用使肥沃的土壤變得貧瘠”的事實。過度依賴殺蟲劑、除草劑和化肥,毒化了我們的食物鏈,這并非使文明存續的長久之計。在一些發展中國家,重建和修復農業土壤,已是生態治理的當務之急。公眾投資,應當支持那些努力配合而非對抗土壤生態系統的行動。在新的農業實踐中,蒙哥馬利以“粗線條”的方式,嘗試提供某些答案。他建議加快推廣可以兼顧實現土地保護與糧食生產的農業模式,比如免耕農業;充分利用城市空地發展都市農業,縮短蔬菜、水果等食物的運輸鏈條。更重要的原則是加強耕地保護,減少那些造成對抗土壤侵蝕的常規農業補貼,利用更為先進的監測分析設備清楚地掌握全球各區域的土地土壤狀況,讓耕地獲得更加充分的保護和更加有效的利用。

土壤的生態安全,不僅關系到文明的延續,同樣關乎國家的長治久安。土壤生態保護和水環境治理、礦產資源和森林草地保護等一樣,考驗著一個國家和地區的治理智慧和能力。如果我們對待泥土的態度是友善的,人類創造的文明才能延綿。

日韩欧美在线综合网另类